世代爭霸 – 決戰美國白宮之巔

世代爭霸 – 決戰美國白宮之巔

美國總統大選各個候選人將於週二決一勝負,此次大選是自2008年金融海嘯危機後的第一位新總統,除了各位候選人的政見與個人魅力之外,也是選民對美國執政黨在後金融海嘯時代政治經濟政策上的一次全盤檢視。CNN官網整理五家全國性民調機構的平均結果:民主黨希拉蕊柯林頓46%、共和黨唐納川普43%,而比數僅差3個百分點,政治專業且老練的希拉蕊對上「新品種玩家」川普,新舊政客形象的對決,讓這場地表最有權勢領導人的世紀對決引來大量話題及目光。但無可否認的,無論是誰當選,這場美國大選將成為目前影響全球經濟的最大風險因素之一,甚至遠至太平洋對岸的我們也將深受影響,上至政府、企業,下至像小編一樣的投資小咖,都需要為希拉蕊或川普勝出做好準備。

川普就像當初柯P參選時,以政治素人快速崛起,一路頭歪歪卻出乎眾人意料之外殺進決賽,並擁有廣大的支持者。川普與柯P風格迴異,但這兩場選舉都顯示著政治格局正逢巨大的改變,美國的經濟政策也可能將更加偏向左派,基層勞工的抬頭與保護主義將在選舉後繼續蔓延。而希拉蕊則以資深政客的形象,以過去從政經驗及第一位女總統之優勢維持在支持度民調上的領先,但面對招招出其不意的非傳統政客對手川普,也不得不更加正視基層的聲音並調整政見與選戰步調。

至於兩邊當選後對整體經濟會有什麼實質影響呢?

先簡單看一下雙方在經濟政見上較具區別性或重要性的議題:

Screen Shot 2016-11-06 at 20.59.55.png

希拉蕊擬提高富人稅增加聯邦財政稅收,並透過提高富人稅所產生之稅收來支付增加的政府支出,以減緩政府債務累積的速度;提高政府支出雖比單純的貨幣政策更能實質地帶動經濟成長,但有部分人質疑,增加富人稅的方式可能造成富人投資額下滑,對經濟成長造成某程度上的負面影響,且是否會造成高端管理或技術人才的排擠效應,將也是值得觀察的重點。

就川普提出的政策而言,減稅措施雖能刺激消費,進一步促進經濟活絡,但因全面減稅的最大受惠者似乎仍是富人,可能造成更嚴重的貧富差距,造成社會問題;而且減稅所減少的政府財政收入將大幅超過川普擬縮減的政府支出金額,很可能導致美國目前債築高台的情況更加惡化。此外,川普主張降低對於能源業的控管,公開表示反對三天前才剛生效的巴黎氣候協定。川普認為該協定將扼殺美國製造業的發展,對於逐年下降的製造業就業人口造成衝擊;但有人也質疑,製造業就業人口下降但製造業產值卻有上升的跡象,是否真正造成該現象的是自動化,而非能源與環境控管所造成。

希拉蕊與川普雙方也有部份相同論調的政見,例如反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與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但實際上自由貿易對美國消費者是有利的,因此若需重啟談判,可能會保留這些有利的部分,針對受影響的方面重新溝通,或尋求其他替代方案來解決。此外,也有學者指出,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雖對美國不是全然有利,而對墨西哥的經濟成有有一定程度的幫助,若從移民角度來看,當墨西哥經濟成長將可能有助於減少非法移民的問題,然而美國政府該如何取捨,將端看下一屆總統如何評估。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這些政見僅是選舉前各方候選人的選戰工具之一,在短期內是無法實際反映在市場或經濟上,因為政策仍需取得國會的支持;也因此,有較陰謀論的傳言表示,部分有勢人士雖不認同川普的行徑與政見,但仍公開表示支持,主要原因是川普相較於希拉蕊,在取得國會的認同上較為不利,且在某方面較為容易操弄。

在短期市場的看法,市場對於非預期性的事件總是較為敏感,而川普過去一年的競選行徑,總是讓人出乎意料,且他似乎會讓美國日漸緊張的種族關係更加惡化,各式衝突的不確定性與社會的動盪預期不會對經濟有所幫助,許多經濟學家,甚至英國的經濟學人雜誌更公開表示,若川普當選,恐將是一場災難;然希拉蕊展現出民主黨的務實中心思想,雖部分政見仍備受爭議,但以保守的改革政見,較受目前主流媒體的青睞。這場希拉蕊與川普的戰役所帶來的不確定性,無論是誰當選,選後都將對資本市場造成一定程度的波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